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回到过去的混子 > 024 带孩子

024 带孩子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仨人正说话谈事,萝卜挑门帘进来,见谈正事和刘洋凑一起蹲着旁听。姜明和哥嫂商量一会都定的差不多了,嫂子是个急性子问了萝卜爹罗弘章在班上,拉着大哥找人办事去了。
  都谈完了,刘洋上来羡慕的说:三哥威武,都开公司了。
  听着马屁,姜明微微一笑;咋的,羡慕嫉妒恨啊。
  羡慕是羡慕,嫉妒有点,恨绝对没有。刘洋舔着脸往前凑上烟,没办法,同学加哥们就这是这么没皮没脸。接着说:三哥,咱那边也开个公司呗,封我个采购经理,比我爸还高一级。
  姜明笑骂:总共三人,我总经理,你采购经理,谁干活。
  郝运呗,封他个销售经理。刘洋道。
  胡说八道,煤是他买的,他才是干采购的,煤是我卖的,我才是干销售的,就你没用,你干总经理吧。
  没用才干总经理啊,怪不得我爸天天骂领导。刘洋悟了。
  姜明不理会发神经的刘洋,问了问萝卜批发的事情,萝卜最近练得的不错,说话有条理,知道说重点,姜明早听大哥说过了,就是想看看萝卜怎么答,说的不细的地方,追着问了两句,其实萝卜明显看到了,就是没想起来说,这就是经验问题了。
  萝卜看到姜明比较满意,知道过关了,以前说不明白就挨揣,还让回家问亲爹,问完罗弘章还得挨顿训。不过打着骂着挺过来,自己都觉得长进不少。想起来姜明吩咐的一件事,赶紧说:三哥,你不是让打听房子吗,我看了好几家,你挑挑。从怀里又掏出那张地图。
  姜明最近明显感觉住宿的不方便,平时没事还差着,真有事了早出晚归的影响不好,有些事你偷着干还行,事多的时候一百个人找,老秦门房教室两边跑腿都溜细了,至于回爷爷家还是算了,打扰爷爷奶奶养老会被亲爹打折腿的,还是得在外面找个据点。
  说道这,刘洋也冒出来说:一起看,我也参谋下。
  萝卜没少下功课,还拽出个本看两眼,估计字写的自己也不认识撂下了,姜明刘洋等着他说。
  其实就三个地方靠谱,第一个在学校操场院墙后面是平房,两间房带个小院子,萝卜重点推荐,搭个梯子走墙离教学楼也就几十米,绕远走大门的话要一大圈,土房子泥院子要一万多点,萝卜说还能讲。
  第二个在铁中和四中正中间,离开学校也不远,临街两层楼后面也有个院子,后院有两个平房,算商住两用,这个就贵了,七万不讲价。
  还有个是姜明看上的跟刚才说的库房差不多,不过是粮食局的,靠着侧街,是个粮库带个院子,里面有个打更的小房子,库房比铁路的强点不多,窗户大门房顶都消失了,就剩三面半墙,那面墙扒了盖小房子了,价格萝卜不知道,听说了要卖瞎写上去的。
  不知不觉当了辽城二手中介的萝卜得到了姜明总经理的大力夸奖,并交代了神圣的任务,去把头两个搞定,谈下来多少,姜明拿出一半当奖金,正给优秀员工的萝卜打鸡血的时候,电话响了。姜明接通那边说了:我你罗叔,是姜明吧
  姜明瞅了萝卜一眼,纳闷你跟你爹还有心灵感咋的,你爹这是知道我忽悠你了答道:是我,罗叔有事啊。
  你哥你嫂子在我这呢。罗弘章说了。
  哦,这么回事,那还行,姜明说:恩,我知道,什么事罗叔,你说。
  你要买中转库啊。罗弘章问。
  对呀,我哥不就找你说这事吗。姜明明白了,罗弘章信自己,不信大哥嫂子,这也难怪,毕竟罗弘章知道自己说的算。
  我帮着问了,局里还想真想卖,五十万有点贵啊,我在找找人,罗弘章继续往下说。
  五十万买了,不用讲了。姜明一听才五十万,还讲个毛价啊。
  那就是块地,什么也没有,你可想好了。罗弘章劝着,毕竟是战略合作伙伴。
  我有多少钱,罗叔你不知道,上面有东西我也买不起。姜明笑着说。
  那也不能不搞价啊,叔帮你找人,争取省几万。罗弘章劝着,不如此怎么显出自己有用,儿子还人家带着呢,比以前强百倍。
  那行,罗叔你看着办,不过不搞权钱交易那套,我认掏钱,罗叔你懂吧。姜明也有点原则,虽然不多。
  明白,你就想,罗叔也不敢,上面大地震呢,都病退好几个了,放心吧,手续给你搞齐齐的,谁也挑不出毛病,罗弘章打保票姜明就放心了,系统内的老江湖了,没背景愣是混了个副处级,全靠办事小心谨慎,又说了几句拜托了的话,顺口又夸了几句萝卜挂了电话。
  忽悠完老子,接着忽悠儿子,现场开箱发了第二月工资还加了二百奖金,拿着钱的萝卜喊着为老板甘愿赴汤蹈火就出去跑房子去了。刘洋喃喃的问姜明,三哥:天都要黑了,他上哪看房子去。
  你特么还真信,明摆着拿钱玩电脑去了。姜明胡了老五一巴掌。
  我说吗,怎么这么敬业,三哥你去不,我找他去,正好这小子有钱。刘洋有人宰了,穿鞋下地要撵萝卜。
  你去吧,屋里有钱不能没人,郝运没地去,应该也在那,你们玩吧。姜明没想去,三个傻狗联网干红警,经历过双核四核十几核在玩奔三,那种卡顿感能让人吐血,老五正是好玩的年纪,问了三哥不去赶紧跑了。
  倒了一觉看看手机才睡一个多点,姜明晃悠着出了里屋,院子里都是干活的,摆出老板的派头,鼓励鼓励这个,再和漂亮小姐姐调笑两句,姜明觉得这个模式才对嘛,天天忙成狗才活的多累,穿越者之耻扬扬得意,背着手转了一圈,检查下晚出夜摊的备货,白姐上来打小报告了。
  有两个干烧烤的跑了,听说回县里自己干了,白姐恨恨的说。
  对此情况早有预料,不过黑心老板不能表示无所谓,嘴一撇说了:工资扣下没,还有学徒费。
  都扣了,学徒费还差点,不过你哥说不要了,算了,我哪天碰见非得好好和他们说道说道。白姐还在表忠心。
  干过老板的姜明心里明镜一样,对白姐表扬道:还得是白姐费心,我哥这人瞎大方,……。
  几碗鸡汤灌下去,白姐满意的干活去了,只要不提加工资,姜明一直是对员工态度最好的老板。看大哥大嫂回来了,把库房的事情又碰下,姜明把嫂子的女式自行车推出来,赶紧骑着走了,至于大哥新买的嘉玲轻骑,在大哥凌厉的目光下,摸了摸兜里刚赖来不久的电话没敢张嘴。
  不走不行了,便宜舅舅的电话催了两遍了,被几十万钞票冲昏的姜明早就把便宜舅舅拜托的事忘了,老常时间不骑车的姜明骑自行车这个别扭,转向时候这手总爱挑刹车,狠狠拍了两下手,严厉告诫自己,这是车把不是方向盘,幸亏嫂子这u形女式车小,两腿一岔就站住了,要不非摔死不可。
  张所长家太好找了,一片灰瓦红墙的老楼堆里,最新的两栋小白楼靠里那栋就是了,广大的人民群众给起个名叫干部楼,姜明觉得这名字起的和表哥房本姐也不远了。到了地方停好车,抬眼一看乐了,家家都是铁丝网扣着窗户,整的跟西城监狱一样,领导们对自家玻璃的安全还是有点比数的。
  上了三楼姜明轻轻敲门,开门的女人四十多岁,留着齐耳短发,穿的板板整整,身上体制味特重,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,看见姜明挺和蔼,说道:姜明吧,我是姜亮舅妈,进来吧。
  舅妈好。姜明规矩行个礼,进门换鞋。
  舅妈让着姜明做沙发上,又给拿着瓜子花生和糖果。去给倒水的功夫,姜明拆开糖纸看了眼,都是硬糖给狗都啃不动那种,环视一圈除了电视是彩电,就是木头沙发玻璃茶几,摆设什么的普普通通,看表面张建设应该不爱财,以后走的近点没关系。大哥是大哥,大哥的舅舅不是自己舅舅,要是真是那种人,姜明会敬着不会近着,两世为人的姜明有数的很。
  闲话了几句家常,姜明道明来意,就问:老弟呢,上学啦。
  没有,屋里呢,关着门学习呢,谁也不理。舅妈面色发愁。
  听完这话,姜明很想转身就走,这样的孩子两口子愁个毛啊,我要这样祖坟都要冒烟的好吗。
  你们都是同龄人,你舅说你年纪小,但挺有数的。舅妈问上了。
  姜明暗道:我有什么数,就是借由子看看你家环境,查查张建设来着,就是搞不定你儿子,不满意也有大哥顶着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